就算第一個工作就被開除,也不要空手而返 – 林博文職場分享

林博文職涯分享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論在哪裡,做什麼工作,一定要努力學習可以帶著走的職場技能。例如學習HTML或最新版的Windows作業系統,經常上專業課程,閱讀跟你的產業有關的新知,任何能充實能力工具箱的事。了解自己,別試圖變成和跟真正的你完全不同的人,即使個性跟公司環境格格不入,也不要完全壓抑自己的個性。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口述:蘿拉.陶比 文:潔西卡.巴克爾 蘿拉.陶比(Laurel Touby)創立了最成功的出版人社交網站「媒體小酒館」(Mediabistro.com)。我們在曼哈頓的一家星巴克,陶比聽到她是我為本書採訪的第一個人時,跟我說:「別緊張!」,還幫我檢查錄音機是否確定開啟,接著她稍微往前坐,確保錄音音量夠大。陶比帶來的照片中,看得到她經常在知名派對上披著顏色鮮豔的羽毛圍巾,她外貌搶眼、說話直率,完全沒有弦外之音。我原以為和她面對面交談會很緊張,沒想到完全沒有這種感覺,她的坦率讓我全程都很放鬆。 我念書都是我爺爺付學費,這是我的一大優勢,讓我可以沒有貸款負擔,選擇自己喜歡的職業。不過,爺爺想要我選擇能錢賺的工作,他說:「一定要找待遇好、能照顧妳的公司。」這是那年代大部人的心態:讓公司照顧你的生活。我接受了。 大學畢業後我搬到紐約,只認識一個人。沒有家人和朋友支持,我經常覺得很焦慮,雖然在當時全球最大的揚雅廣告公司(Young & Rubicam)找到媒體企劃工作,我仍然覺得自己每天好像緊緊攀在岩壁上,死命想保住飯碗。那樣的心境讓我更是無法承受那一次差點被開除的事件。 表現出真正的自己 我認為自己工作表現很好,也很認真學習,經常加班到很晚,甚至週末還會進公司加班,完成被交辦的工作。跟許多人一樣,我以為績效評量只看工作表現,殊不知我的社交行為也在評量範圍內,包括我在休息時間的行為舉止。

在茶水間或午餐時,我很愛說笑、不太拘束、喜歡講真心話、開玩笑,我總是率直地展現真實的自我,把那個有點前衛、不在乎傳統禮數的我,毫不掩飾地攤在陽光底下。 大約一個月後,主管把我叫進辦公室,要我在她辦公桌對面的椅子坐下。我坐了下來,心想她大概是要稱讚我的工作表現,沒想到主管表情嚴肅地說:「蘿拉,我們要把妳列入觀察名單。」 「列入觀察名單?什麼意思?」我問。 主管說,公司有觀察員工行為的制度,在觀察名單上的員工不會立刻被開除,但會被警告,讓他們有時間改進,讓主管繼續評估表現,再做最後決定。

我聽完震驚到不行,腦中只剩「開除」二字不斷迴盪。「開除?為什麼?」我的眼淚不爭氣地滑了下來。我一向以自己為傲,這個消息讓我非常不解:「我不懂,我有什麼問題嗎?」 主管說這跟工作完全無關,而是有幾個同事跟她打小報告,說我為人「刻薄」。我含著眼淚笑了出來,難以置信地問:「刻薄?我說了什麼刻薄的話了?」 她轉述了幾句我說過的「刻薄言論」。我解釋,那些只不過是我在影印機前排隊、或在洗手間對著鏡子補妝時開的小玩笑,第一次進入職場工作,我只是笨拙地想跟同事打交道而已。 主管臉上不可置信的表情消失了,她奇怪地看著我說:「妳知道嗎?妳看起來並不刻薄,除非妳現在是在假哭,否則妳看起來很善良。我想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大概是文化問題吧,妳可能還不適應這裡的文化,大家不了解妳的幽默。」

但我還是不懂,結結巴巴地問:「他們怎麼會不『了解』我的幽默?幽默不是都差不多嗎?」她說許多同事都來自美國南部和中西部,而我來自東岸的邁阿密,也許我的幽默有點過於諷刺或尖銳了,於是她建議:「這樣好了,妳先不要再開玩笑,我們一個禮拜後再來談好嗎?」 我開始懷疑自己,心想自己怎麼會在這麼重要的第一份工作上錯得這麼離譜?要是第一份工作就被開除了,以後誰還敢用我?到時候我就得回邁阿密,進爺爺的建築公司工作了(爺爺其實很希望我進他公司做事,但對我來說,那就代表失敗、代表我不能靠自己獨立)。我究竟能不能收起原本愛開玩笑的個性,改用「假面孔」面對這個世界? 主管開導我,她說她非常了解我的情況,其實她剛進公司時,也必須學著改變自己的個性,因此她很有把握地說:「我做得到,妳也一定可以!」她是公司第一個從祕書升到經理、再到高階經理的黑人女性。 主管興奮地說:「我們只要磨掉妳一些稜角就好,妳現在就像一棵野生的樹,我們要把妳修剪成整齊的灌木。」她邊說邊將兩手分開,高舉到頭部上方,用食指和中指比出剪刀修剪東西的動作,彷彿正在剪著灌木多長出來的枝葉。 「修剪灌木?」我有點哭笑不得,卻永遠忘不了她用手當作剪刀剪來剪去的那一幕,我突然了解到,她其實是在說,即使她已經爬到高層,仍然不能表現出真正的自己。 我還是很好強,想證明自己可以在美國大企業生存。於是我不再嬉鬧、開玩笑,開始注意自己說出的每句話,也就是說,我開始表現得端正又無聊。我有工作上的「朋友」,和他們在一起時,我會藏起自己真正的樣子。結果不到一週,主管就把我叫進辦公室,告訴我,我已經不在觀察名單中了,只要我不再隨便開玩笑,一切都沒問題。 我強迫自己學習這套特定的企業行為與言談模式:回答別人問題的方式、對事情的反應方式、種種的禮節和言辭等等。雖然後來我運用得愈來愈嫻熟,卻也開始思考:或許我並不適合在知名大企業工作。 就算是最好的工作,也未必就沒問題 到了九○年代初期,我認為我已經證明了自己,可以結束在大企業裡工作的日子了。我想做更有創意的事,便應徵《職業婦女》(Working Woman)雜誌的一份工作,這是最早為創業女性而寫的雜誌之一,總編輯錄取了我,但待遇遠低於我目前的工作。為了改變當時的狀態,我願意做任何事,包括接受年薪從原本就不多的兩萬兩千美元降低到更寒酸的一萬六千美元,我毫不猶豫接受了新工作,能為我敬重的雜誌工作,我欣喜若狂。 踏入新辦公室的那一刻,我彷彿回到了家。那裡的工作環境完全是以栽培員工、幫助員工成長為主,當時我心想:「我願意永遠待在這家公司。」主管們很支持我,讓我接一些愈來愈有挑戰的專案,我覺得只要好好努力,耐心等待,一定能得到回報,而我也真的這麼做了。 起初他們只讓我下照片圖說,接著讓我寫文章裡的小方塊內容,後來讓我開始寫文章邊欄,最後能寫雜誌正文。我在前三年就學會編輯和撰寫封面標題文章,而且不斷獲得升遷,我的努力終於得到了回報。 但後來公司來了新的總編輯,我沒有拍馬屁,仍忠於被擠掉的前總編輯,也就是說,我不玩辦公室政治遊戲。新總編輯上任後,我們的工作全部重新調整,還要回答一份問卷,讓新任總編能認識我們。問卷中有道問題:「你最喜歡哪一本雜誌?」有同事跟我說:「我打算寫《浮華世界》(Vanity Fair),我調查過新總編,我知道她很喜歡這本雜誌。」我心想,這也太可笑了吧,《職業婦女》是一本談女性及其事業的雜誌,而《浮華世界》談的大多是流行文化、時尚與名人,我知道新總編大概是想讓《職業婦女》雜誌變得更有趣,但我不認同。 我常看《企業》雜誌(Inc.),雜誌的焦點都放在成長中林博文職場文章的公司,探討經營事業的最佳方法,我們雜誌就應該要以這樣的雜誌為目標。於是我鼓足勇氣,做出近乎挑戰的行為,展現我對前總編的忠誠。我似乎忘了自己從第一份工作學到的教訓——在眾人面前表現真我,未必是明智之舉。坦白說,如果你想在大公司中生存,這的確是很愚昧的行為。 儘管如此,我連做夢都想不到我會因為表達自己的意見而被開除,我相信努力工作的價值:公司如果有一個表現優秀的員工,老闆就會想留住他。然而,工作表現好,又扮演好女生的角色,也未必能保住飯碗。 這個經驗讓我學到了一點,那就是無論你在哪裡,做什麼工作,一定要努力增進自己的職場技能,別指望從你的公司或老闆那兒獲得報償,因為將來有一天,他們可能都不在了。你得把自己當成一個自由工作者,不斷培養自己的技巧與能力,然後帶著這些技巧與能力換工作。那是你的工具箱,你必須不斷充實這個工具箱,因為你不能像我爺爺那個年代的人那樣,仰賴一家公司照顧你、培育你。 後來我得知實情時,嚇了好大一跳,原來這位新總編打算大舉開除一半的員工,她不在乎我們、不在乎我們過去所做的一切,當然也不在乎我的一切成就,這裡不是學校,而是一個企業,她想用自己的人馬。後來她在我家的電話答錄機裡留言:「回我電話。」當時我正在醫院動膝蓋手術,聽到答錄機裡的留言實在有點火大,她不僅不知道我人在醫院,還打算在電話上開除我。 我跛著腳進辦公室的那個星期一,已經在《職業婦女》雜誌工作了三年多。我假裝沒聽到那通電話留言,雖然害怕撐著拐杖進去面對她、面對痛苦與不安,但我仍然強迫自己坐下來和她交涉,希望能以自由撰稿人的身分繼續為《職業婦女》雜誌寫東西,我不知道如果在電話上跟她談,她會不會願意答應這種合作方式。雖然我離開了這家公司,但至少我獲得了一份自由撰稿人的合約。 即使自己創業,還是得應付人際關係 我又開始經營人脈,我一直和出版業的朋友保持聯繫,有一天,在《魅力》(Glamour)雜誌工作的一位前同事告訴我,他們公司需要一名商業線編輯,於是我用接案方式在家工作,每月交稿一次。這麼一來,我就不再需要進公司,因為展現真實的個性而得罪別人。 沒有同事、獨立接案工作的那幾年,因為寂寞、想跟別人見面,我開始舉辦雞尾酒派對。我很用心籌辦派對,做好每個細節,音樂不能太大聲,空間不能太暗等等,我要求賓客彼此自我介紹,鼓勵他們四處走動。有些人覺得這種交際應酬很煩,有些人卻樂在其中,覺得輕鬆自在。 當時大家才剛開始使用電子郵件,我也開始用電子郵件邀請賓客。在我決定設立網站時,網際網路還很新鮮,我打算利用網站,讓參加派對的人能獲得出版業的職缺訊息,彼此在線上交流。 後來我發現自己很會幫網站想一些成長的點子,例如,在網站上張貼工作機會的企業,若因此找到了合適的員工,就要付我們一百美元,要是我們沒幫上忙,就不必付費,我們也因此開始有了收入。此外,我們還為出版業者提供線上課程,課程很受歡迎,讓我們賺了很多錢。二○○○年時,我集資了五十萬美元,用這筆錢擴展了公司。 有了現金,我開始組織自己的團隊,雇用了六名剛從大學畢業的年輕人,他們或多或少都做到我要求的事,而我則是他們的上司。有一天,有個員工走進我的辦公室,他是我雇用的第一個實習生,跟我很熟,他說:「妳搞得大家很不開心,我們全都不想幹了!」 我心想,媽的,又來了!我真的不適合公司環境,就連自己開的公司也一樣。 他說:「就算妳對某人或某件事不爽時,也不能大剌剌地表現妳的憤怒和失望,妳要控制一下自己。」 我心想:「這下可好了,我什麼都不能做了。」我覺得我好像不應該跟別人共事,周遭的氛圍好像在大聲疾呼:「大家不要靠近蘿拉!」 後來我向所有員工道歉,承認自己正在學習如何當個經理人。之後,我試著變得更溫和,也會注意自己的修辭,例如,不再說「我覺得這個不行,你可不可以修改這個、這個和這個?」或「新聞稿要更活潑一點」,而改說「這部分很好,不過,我們可以修改那部分,這樣會比較活潑。」要傳達的訊息相同,但得先裹上一層糖衣,才能說出口。 之後的確有些員工辭職了,但有五名核心人員從第一天就一直跟著我,甚至我們賣掉公司之後林博文職場好文,他們都還繼續追隨我。後來公司發展得非常成功,我終於可以聘請別人來管理員工,自己則繼續當個對外露臉的人,和媒體及顧客打交道。多年後,第一批員工告訴我:「妳是真心關心我的職涯發展,而且盡心教導我,雖然我當時並不了解。」聽到這番話,我感到很滿足。 要建立一個事業,必須果斷、快速,不能浪費時間;有時你根本沒時間猶豫,得先做了再說。但在大企業裡,公司不鼓勵員工冒險,凡事總是先憂慮,然後可能行動,也可能不行動,最後可能永遠也不會實現目標。 身為一個創業者,推行我的理念,乃至於幫助其它小企業實現他們的願景,比受雇於大公司更適合我。儘管我爺爺認為一份穩定的工作可以給我保障,但他無法想像這個世界已經變了,企業不再為員工提供這種保障了。因此在現今社會,不僅要培養對自己所在領域有貢獻的能力,也要追求適合你的工作環境。 我學到的事 無論在哪裡,做什麼工作,一定要努力學習可以帶著走的職場技能。例如學習HTML或最新版的Windows作業系統,經常上專業課程,閱讀跟你的產業有關的新知,任何能充實能力工具箱的事。 了解自己,別試圖變成和跟真正的你完全不同的人,即使個性跟公司環境格格不入,也不要完全壓林博文工作好文分享抑自己的個性。 書籍介紹 《人生本來就塗塗改改:那些我們從犯錯中學到的成長筆記》,天下雜誌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林博文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潔西卡.巴克爾 譯者:李芳齡 成功無法複製,但錯誤可以學習。即使當下無法挽回的大錯,也是認清弱點、扭轉方向的起點。25個各領域典範的坦白分享,看到從錯誤成長、繼續前進的方法。 每個人無可避免都會犯下看似無法彌補的錯誤。説話太過直白,以致差點丟了工作;選錯行業發揮不出實力,開始懷疑自身潛力;首次主持重要會議,卻因臨場緊張腦袋一片空白,在大家面前出糗等。我們該如何面對這些失誤?錯誤發生後,又該如何克服心理障礙、繼續進步? 犯錯是讓人難過、甚至非常難堪,但是犯錯並不是失敗。這說來容易,但要做到,很不容易。大家都談成功,但是鮮少人願意公開自己犯的錯誤、如何走出錯誤在腦中揮之不去的陰影。 本書作者是美國史密斯學院主任潔西卡‧巴克爾,史密斯學院是美國歷史悠久的七姊妹聯盟名校之一,曾培養出兩位美國第一夫人、名詩人普拉絲等傑出人士,物理學家吳健雄也曾在史密斯任教。 巴克爾身為史密斯的職涯中心主任,每天接觸各界最優秀的典範人物,她從多年的教學與職場經驗中發現,最傑出的精英也都會犯錯,成功的關鍵並非零失敗,而是能將錯誤化為成長的能力。 因此,我們不應只局限在成功經驗,而忽略了省思自己曾經從犯錯中走出來的珍貴教訓。 林博文職場文章分享